当前位置: 首页 >

幼儿教育

>

唐诗宋词

>

滚滚长江东逝水

滚滚长江东逝水

本文作者:caoyinfei 更新时间:2018年06月07日

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 明代:杨慎

《廿一史弹词》第三段说秦汉开场词

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

是非成败转头空。

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

一壶浊酒喜相逢。

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

「给孩子的古诗词」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

滚滚长江东逝水

滚滚长江东逝水。这是一首咏史词。这类诗词数量众多,余秋雨先生在《兴亡象牙白》中指出,中国传统文学中最大的抒情主题,不是爱,不是死,而是怀古之情、兴亡之叹。咏史诗词大致可以分为三类:怀古伤今、怀人伤己、阐述哲理。出发点在古代人、事、物,而落脚点在现在,在个人,在哲思。

是非成败转头空。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词人很显然在传达一种关于成败得失的人生感慨。作者是如何表现这种情思的呢?

开篇起兴,先言它物以引起所咏之词,实写长江之水,化用老杜的不尽长江滚滚来,从空间上写出长江之气势,又着以东逝水,暗含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的时间流逝感。

浪花淘尽英雄化用苏东坡的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时间无情,既生瑜何生亮的叹息仍在留传,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短歌依旧传诵,而那些英雄却如浪花,虽灿烂婀娜,终消逝于历史长河之中。

是非成败转头空承上议论,空字既有英雄功成名就后的落寞与孤独,有高士退隐江湖的淡泊名利。也在告诉自己不必太在意是是非非,不要太执着于功成名就。这是人生失意的自我安慰,更是一种随缘自适的豁达开朗。

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承接上面转头二字来写,转头看到什么?唯有青山、夕阳,依旧写出自然时空的永恒,而几度却有人事短暂、变幻莫测之感。

白发渔樵江渚上,化用东坡《前赤壁赋》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。白发的渔翁、樵夫,这里应该是退居江湖的隐士;渚(zhǔ),原意为水中的小块陆地,此处意为江岸边。

惯看秋月春风。 中秋的月,春天的风,指世间至美之景。白发之人,历尽沧桑,托余生于打渔砍柴的平凡中,有一种自我选择的定心;徜徉在美景之间,亦有一份悠然超脱。但是一个惯字,让我们看到虽然景色美好,但是放在阔大的时空中,不过是寻常,平添一种孤独与苍凉的感觉。

一壶浊酒喜相逢。浊酒指未滤的酒,用糯米、黄米等酿制的酒,较混浊。和清酒相对,清酒质量要好一些。日子虽然平淡,但是浩浩天宇之间,幸有一二知己;酒虽然浑浊,但是心灵之交相遇,又是何等乐事。

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化用陈与义古今多少事,渔唱起三更。也颇似张升的六朝多少兴废事,尽入渔樵闲话中。古往今来,世事变迁,即使是那些名垂千古的丰功伟绩算得了什么,只不过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,且谈且笑,酣畅淋漓;何况淹没在历史长河中的无名之辈,这里也有几多无奈,几多苦涩,尽在言外。

简言之,这首咏史词,借叙述历史兴亡抒发人生感慨。上片让我们在历史长河中去思考是非成败,去探求生命永恒的价值;下片塑造了白发渔樵的形象,他们通晓古今,自甘淡泊,懂得进退,是作者理想人格的化身。

↓ ↓ ↓ ↓ ↓ 展开全部菜单